荊州廉政網 >> 廉政要聞 >> 内容閱讀
 

初心·故事丨楊培森:即使砍我腦袋,我也要參加共産黨

 
【發布時間:2019年08月02日 】【來源: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】

第一屆中央監察委員會候補委員楊培森

  位于上海西郊的川沙烈士陵園裡,安葬着第一屆中央監察委員會候補委員楊培森的遺骨。多年來,盡管陵園曾數次征集烈士實物,但關于楊培森的實物卻一直是空白,紀念他的展廳裡,展品僅有幾張老照片。然而展牆上展示的楊培森曾講過的一句話則十分震撼人心:“我看黨為平民謀事就是好,即使砍我腦袋,我也要參加共産黨。”

  一首歌,一生的承諾

  楊培森生于1883年,江蘇川沙(今上海浦東)人,他是中國早期工人運動領導人之一。1906年,楊培森進入上海啟昌機器廠當鉗工,後轉入英商祥生鐵廠工作。五四運動前後,他積極參加罷工鬥争。1925年5月,他率祥生鐵廠工人參加反帝愛國的五卅運動,并被推選為祥生鐵廠工會會長。

1919年7月,上海銅鐵機器公會發起人合影(二排左起第五人為楊培森)

  1925年,楊培森遇到了被上海區委派到浦東工作的張佐臣。張佐臣早年曾在上海楊樹浦日商大康紗廠做工,是該廠工會的最早組織者,他18歲入黨,與楊培森相遇時也隻有19歲。張佐臣常常與楊培森談心,向他宣傳黨的主張。面對比自己小20多歲的年輕黨員,42歲的楊培森心生敬仰。

  一天,張佐臣在開會時教大家唱《國際歌》,這一場景深深打動了楊培森。他情緒激昂,充滿幹勁。此時的他,對黨産生了無限向往,于是他找到張佐臣表明入黨的心意,他對張佐臣說:“我看黨為平民謀事就是好,即使砍我腦袋,我也要參加共産黨。”1925年6月,楊培森在張佐臣的介紹下終于加入中國共産黨。在領導工人運動的鬥争中,楊培森成為張佐臣的得力助手,兩人建立起深厚的友誼,成為一對生死與共的戰友。

  一條路,一世的付出

  楊培森曾擔任過上海鐵廠總工會委員,中共浦東委員會委員、組織部主任,上海總工會副委員長、代委員長等職,參加過上海工人第二、三次武裝起義。1927年4月,他在中共五大上當選為中央監察委員會候補委員。

  革命形勢如火如荼,而楊培森的經濟收入卻沒有保障。據楊培森的後人回憶,他原本是技術工人,薪水不低,本可過衣食無憂的生活。但參加革命後,他不遺餘力地支持革命鬥争,不僅傾其所有,還借了不少債。他曾對妻子這樣說:“一個人能為天下勞苦工人的解放多做些事,打倒了反動派,大家安居樂業,不就是頂好的事嗎?”

        1927年3月,楊培森任上海總工會副委員長,參與領導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裝南市區起義。圖為參加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裝起義的工人武裝

  為維持生計,楊培森曾把16歲的大兒子送進英美煙廠做工。1927年2月,他因積極帶領工人群衆參加上海工人第二次武裝起義,被英商老闆開除。在籌備第三次武裝起義之時,為了給武裝起義購買槍支,他毫不猶豫地賣掉了自家賴以生存的七八畝田産。“甚至沒有留下一件像樣的衣服。”楊培森的後人回憶,他沒有給妻兒留下任何财産,在他犧牲後,妻子楊周氏到祥生鐵廠為工人做飯、洗工作服,幾個孩子到書店幫人裝訂、切割書籍,賺取微薄收入,這才一點點還清了債務。

  “我們既被捕,隻有死而已,諸同志宜各努力奮鬥。”

  1927年6月下旬,中共江蘇省委成立,楊培森擔任省委執行委員。6月29日,楊培森、張佐臣在虹口橫浜橋上海總工會秘密會址開會,事前楊培森安排妻子在弄堂裡望風。突然,熟悉地形的叛徒帶領一群警探迅速包圍會址,搶在楊培森妻子報信之前沖進房間,逮捕了楊培森、張佐臣等人。他們先被送到狄思威爾路巡捕房,當晚轉押到淞滬警備司令部。

  審訊期間,楊培森以化名應對,但叛徒指認,身份暴露,祥生鐵廠企圖營救未果。楊培森意識到,他們可能馬上會被殺害,但他沒有絲毫動搖和軟弱,他平靜地對難友們說:“我們既被捕,隻有死而已,諸同志宜各努力奮鬥。”

  1927年7月1日,在被敵人抓捕關押兩天後,44歲的楊培森和21歲的張佐臣肩并肩走向刑場。臨刑時,他們神色自若,最後一次唱起了那首《國際歌》——

  “起來,饑寒交迫的奴隸!起來,全世界受苦的人!滿腔的熱血已經沸騰,要為真理而鬥争!”

  (文字整理: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劉芳源 資料來源:《用生命诠釋忠誠——首屆中央監察委員會犧牲者尋訪》 長江日報編輯部編 人民出版社 資料提供:武漢革命博物館)

 
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建議使用IE5.0以上浏覽器 1024x768分辨率
Copyright 2011-2015 dnsfsm7.top All Rights Reserved
版權所有:中共荊州市紀委·荊州市監察委員會 技術支持:荊州新聞網